孟獲生平簡介

孟獲生平簡介 孟獲(生卒年不詳),三國時期益州建寧郡人。蜀漢南方南中一帶的豪強,曾參加雍闓的叛變,後在諸葛亮南征時投降蜀漢,官至御史中丞。 孟獲正史生平 孟獲本身是南中豪強,在當地頗有威望。益州郡大族雍闓在劉備逝世後反叛,孟獲亦跟從。雍闓命孟獲煽動其他夷部加入,成功壯大叛變隊伍。 建興225年,諸葛亮親率大軍分3路討伐南中,同時南中內部出現混亂,雍闓被高定部下所殺,孟獲則收集雍闓的散兵,抵抗諸葛亮的征討。諸葛亮起用馬謖提議的“攻心”策略,打算故擒欲縱令孟獲歸順。最後孟獲果真心服投降,帶軍隊移至滇池。諸葛亮大量起用當地少數族裔的上層分子,把夷人渠帥移置成都為官,孟獲則獲加冕為禦史中丞。諸葛亮雖以南中牛馬特產充實蜀國軍資,但基本奉行「不留兵,不運糧」。自此諸葛亮在世之時,南方並無大動亂。 關於孟獲七擒七縱的爭議 “七擒孟獲”是《三國演義》小説中的情節,歷來廣為流傳,《三國演義》從第八十七回“徵南寇丞相大興師 抗天兵蠻王初受執”開始連續用四回目描述。大意是劉備在白帝城病逝後,蜀國南邊接連發生叛亂。建興三年(225年),諸葛亮率軍南渡瀘水(金沙江),迅速平定了雲、貴地區的叛亂,並鞏固了蜀國的後方。在這次南征中,諸葛亮七次抓住孟獲,又七次放走了他。但當中大部分情節都是虛構,比如孟獲被奉為南蠻王;雍闓、朱褒、高定三人設定為孟獲之下等都與正史不符;此外,七擒孟獲一事在正史中沒有詳細說明,但小説則借此為題材創造了大小不同的戰役;當中登場的大多數南中人物,如祝融夫人、孟優、鄂煥、楊鋒、木鹿大王、朶思大王、帶來洞主、金環三結、董荼那、阿會喃、兀突骨、忙牙長等都屬於小說所創作。 七擒孟獲(或“七擒七縱”)一詞最早在《華陽國志》卷四《南中志》出現,《三國志‧諸葛亮傳》注引《漢晉春秋》也有簡要的記載。《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出師表》及當時率軍首領《三國志•蜀志》卷十三《李恢•呂凱傳》則沒有直接記載;由於七擒一事實近乎離奇,又未被正史正文記載,所以七擒孟獲被質疑只屬虛構。 但另一方面,七擒孟獲卻可見於裴松之的《三國志註》及司馬光的《資治通鑑》(七擒七縱,而亮猶遣獲,獲止不去,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復反矣),而且與《三國志》沒有衝突或出現史料上的錯誤,因此更是耐人尋味。甚至雲南緬甸流傳是孟獲七擒諸葛亮。不過主流還是傾向就算有七擒一事,也是足智多謀的孔明捕獲孟獲的機會較高。 孟獲在歷史上是否真有其人? 關于孟獲是否史實人物,學界一直存有爭議。 民國時雲南地方史志專家張華爛先生作《孟獲辯》稱孟獲是“無是公”,他認為《三國志》對南中叛軍雍闓、高定也有詳細記載,不可能忽略同事漢夷的孟獲。而且孟獲的或剛好有擒的意思,過於巧合。 而黃承宗則認為,雖然孟獲的生卒時間無法考證,但孟獲是確有其人。現在雲南昭通第三中學內著名漢代“孟孝琚碑”,記載了漢代孟姓在歷史上是南中的最著名的兩個大姓之一。此外,歷史上也有孟獲祭祀的資料。一般認爲可以追溯至唐宋時期。民間所供五顯埴神,其畫軸左側第三層排列中有一孟獲像,俗稱“掃壇蠻王”。 認爲孟獲確實存在的學者中,又分爲漢族派和彝族派。 支持孟獲是漢族人的,認爲建寧孟氏是朱提孟氏南遷而來的。三國時有孟琰(朱提)、孟獲、孟幹、孟通等。彝族也有幫助諸葛亮攻打孟獲的傳說。 支持彝族說一派認為,歷史上少數民族首領被賜漢姓者歷代都有,而且少數民族受歷代統治者挑動而互相討伐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彝族幫助諸葛亮打孟獲並不能作為孟獲是漢族,而非彝族的證據。有說在貴州整理彝文典籍時,曾發現孟氏的族譜。 返回三國演義人物介紹

Read more

關平生平簡介

關平生平簡介 關平(?-220年),民間俗說指關平字坦之,河東解解縣(今山西運城)人。三國時期蜀漢名將關羽的長子(演義中是養子)。在荊州失陷時和關羽一同被孫權問斬。籍著民間對關羽的崇拜,關平的形像也隨之得到提升。不少地方的關帝廟在供奉關羽的同時,也會供奉關平、周倉兩員大將。此外,基於《三國演義》的描寫,民間通常認為他是關羽收養的義子而非親子。 關平生平 關平出生年不詳,地方志《關帝志》、清代古籍《關侯祖墓碑記》以及道教書文《關聖太子寶誥》則記載關平生於178年5月13日,字不詳。民間傳說關平字坦之,因此劇目《走麥城》中關平名字也以“關坦之”表記。 《三國志》提到,建安二十四年(219年),蜀將關羽與魏國曹仁、吳國呂蒙等勢力交戰,關平隨父徵討,後來荊州失陷被吳軍擊敗,他與父親關羽一同爲東吳所俘,最後於十二月(220年)在臨沮被孫權所斬。可見於《三國志•蜀書•關張馬黃趙傳》:“權遣將逆擊羽,斬羽及子平於臨沮。……追諡羽曰壯繆侯。”裴松之注引《蜀記》還提到: “羽初出軍圍樊,夢豬囓其足,語子平曰:’吾今年衰矣,然不得還!’”但都沒有提及關平的武功。 但裴注《三國志•吳書•妃嬪傳》中引用《吳書》又出現了關平的記載,故一說關平在關羽死後並未被殺,懷疑是降吳了。 《三國演義》中的關平 在《三國演義》中,關平被描寫為關羽在戰亂中所收之義子,親父名為關定,有一親兄名為關寧。首次登場於”第二十八回  斬蔡陽兄弟釋疑  會古城君臣聚義“,當時關羽千里走單騎尋兄,會合張飛後便與身在冀州的劉備聯絡,雙方行至河北界首,於關定莊院內兄弟重逢。關定讓十八歲的次子關平跟隨關羽同行,劉備便主張讓關羽與關平結為義父子。自此關平隨侍在關羽身邊。 《演義》中的關平武勇過人,曾跟隨劉備出征西川,立下戰功,後來又與曹魏猛將龐德大戰三十回合,不分勝敗,在此爲讀者留下關平武功非凡的印象;性格方面,關平冷靜沉著,數次勸阻其父衝動之舉(如於荊州想殺害吳國來使諸葛瑾、要單刀遠赴魯肅的宴會、強要於陣前親討龐德、徐晃等魏將),後來關羽與龐德大戰,幾乎遭到冷箭暗算,幸得關平眼快出言提示,更縱馬出陣接應,關羽方保無虞。 關於關平的軼話 關羽死後被封為神,歷代君民皆為其設廟,配享祭祀。關羽身邊常有二人隨侍,左邊是仗青龍偃月刀的周倉,而右邊的就是關平。因此關平亦被稱為「關平帝君」、「關平太子」及「靈侯太子」。形象面如傅粉,唇若塗脂,是一名年輕俊俏的白臉神將。 傳説關平的妻子是趙雲的女兒趙氏,她聽説麥城被攻破,馬上帶著關平的八歲子關樾,躲到鄉郊避難,並改姓門。直至晉滅吳後,才帶著孩子出來,恢復關姓。 民間傳説農曆五月十三日是關平帝君誕。 家庭 關羽,關平之父,三國時蜀漢將領。 關興,關平之二弟,在關羽死後繼承了漢壽亭侯的爵位。 關索,關平之三弟,傳說中的人物,無任何史料記載。

Read more

李衛公兵法(唐太宗李衛公問對)

目錄 上卷-奇正 中卷-陣法 下卷-指揮 《李衛公兵法》又稱《唐太宗李衛公問對》、《李衛公問對》、《唐李問對》。舊題為李靖所撰。新舊唐書並沒有此書記載,有人懷疑此書是偽作。北宋時陳師道等認為是宋人阮逸偽托,元朝馬端臨則認為是宋神宗熙寧年間王震等人所校正。現代一般認為此書是了解唐太宗、李靖的思想的人根據他們的言論所編寫的,屬於唐太宗李世民與衛國公李靖多次談兵的言論輯錄,涉及的內容包括軍制、陣法、訓練、邊防諸問題,主要焦點在於作戰指揮。 唐太宗本是一位嫻於騎射、富實戰經驗的皇帝,李靖是滿腹韜略的軍事謀略家。二人通過問答形式,互相啟發戰略思想。《李衛公兵法》多舉理論,再引用戰例闡明,開史論結合研究軍事之先河,影響後世兵書一般都以詳舉戰例為特點。此外,《李衛公兵法》強調對部隊的教育與管理,「教得其道,則士為樂用;教不得法,雖朝督暮責,無益於事矣」。提出訓練要由少至多、由簡到繁,循序漸進,還要根據部隊的不同特點,分別對待。 《李衛公兵法》於北宋神宗元豐年間被收錄在《武經七書》當中,作為武學科舉的必讀教材。南宋戴少望《將鑒論斷》稱其:「興廢得失,事宜情實,兵家術法,燦然畢舉,皆可垂範將來。」 返回三國書齋

Read more

唐太宗李衛公問對 卷上

太宗曰:“高麗數侵新羅,朕遣使諭,不奉詔,將討之,如何?” 靖曰:“探知蓋蘇文自恃知兵,謂中國無能討,故違命。臣請師三萬,擒之。” 太宗曰:“兵少地遙,以何術臨之?” 靖曰:“臣以正兵。” 太宗曰:“平突厥時,用奇兵,今言正兵,何也?” 靖曰:“諸葛亮七擒孟獲,無他道也,正兵而已矣。” 太宗曰:“晉馬隆計涼州,亦是依八陳圖,作偏箱車。地廣,則用鹿角車營;路狹,則為木屋施於車上,且戰且前。信乎!正兵古人所重也。” 靖曰:“臣討突厥,西行數千裏,若非正兵,安能致遠?偏箱、鹿角,兵之大要,一則治力,一則前拒,一則束部,三者叠相為用,斯馬隆所得古法深矣!” 太宗曰:“朕破宋老生,初交鋒,義師少卻。朕親以鐵騎自南原馳下,橫突之。老生兵斷後,大潰,遂擒之。此正兵乎?奇兵乎?” 靖曰:“陛下天縱聖武,非學而能。臣案兵法,自黃帝以來,先正而後奇,先仁義而後權譎。且霍邑之戰,師以義舉者,正也;建成墜馬,右軍少卻者,奇也。” 太宗曰:“彼時少卻,幾敗大事,曷謂之奇邪?” 靖曰:“凡兵以前向為正,後卻為奇。且右軍不卻,則老生安致之來哉?法曰:『利而誘之,亂而取之。』老生不知兵,恃勇急進,不意斷後,見擒於陛下。此所謂以奇為正也。” 太宗曰:“霍去病暗與孫、吳合,誠有是夫?當右軍之卻也,高祖失色;及朕奮擊,反為我利,孫、吳暗合,卿實知言。” 太宗曰:“凡兵卻,皆可謂之奇乎?” 靖曰:“不然。夫兵卻:旗參差而不齊,鼓大小而不應,令喧嚻而不一,此真敗卻也,非奇也;若旗齊鼓應,號令如一,紛紛紜紜,雖退走,非敗也,必有奇也。法曰:『佯北勿追。』又曰:『能而示之不能。』皆奇之謂也。” 太宗曰:“霍邑之戰,右軍少卻,其天乎?老生被擒,其人乎?” 靖曰:“若非正兵變為奇,奇兵變為正,則安能勝哉?故善用兵者,奇正在人而已。變而神之,所以推乎天也。”太宗俛首。 太宗曰:“奇正素分之歟?臨時制之歟?” 靖曰:“案曹公《新書》曰:『己二而敵一,則一術為正,一術為奇;己五而敵一,則三術為正,二術為奇。』此言大略爾。唯孫武雲:『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斯得之矣,安有素分之邪?若士卒未習吾法,偏裨未熟吾令,則必為之二術。教戰時,各認旗鼓,叠相分合,故曰:分合為變,此教戰之術爾。教閱既成,眾知吾法,然後如驅羣羊,由將所指,孰分奇正之別哉?孫武所謂『形人而我無形』,此乃奇正之極致。是以,素分者,教閱也;臨時制變者,不可勝窮也。” 太宗曰:“深乎!深乎!曹公必知之矣!但《新書》所以授諸將而已,非奇正本法。”

Read more

唐太宗李衛公問對 卷中

太宗曰:“朕觀諸兵書,無出孫武;孫武十三篇,無出虛實。夫用兵,識虛實之勢,則無不勝焉。今諸將中,但能言『背實擊虛』。及其臨敵,則鮮識虛實者。蓋不能致人,而反為敵所致故也。如何?卿悉為諸將言其要。” 靖曰:“先教之以奇正相變之術,然後語之以虛實之形,可也。諸將多不知以奇為正,以正為奇,且安識虛是實,實是虛哉?” 太宗曰:“『策之而知得失之計,作之而知動靜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餘不足之處。』,此則奇正在我,虛實在敵歟?” 靖曰:“奇正者,所以致敵之虛實也。敵實則我必以正,敵虛則我必為奇。茍將不知奇正,則雖知敵虛實,安能致之哉?臣奉詔,但教諸將以奇正,然後虛實自知焉。” 太宗曰:“以奇為正者,敵意其奇,則吾正擊之;以正為奇者,敵意其正,則吾奇擊之。使敵勢常虛,我勢常實。當以此法授諸將,使易曉爾。” 靖曰:“千章萬句,不出乎『致人而不致於人』而已。臣當以此教諸將。” 太宗曰:“朕置瑤池都督,以隸安西都護,蕃漢之兵,如何處置?” 靖曰:“天之生人,本無蕃漢之別。然地遠荒漠,必以射獵為生,由此常習戰鬬。若我恩信撫之,衣食周之,則皆漢人矣。陛下置此都護,臣請收漢戍卒,處之內地,減省糧饋。兵家所謂『治力之法』也。但擇漢吏有熟蕃情者,散守堡障,此足以經久。或遇有警,則虞卒出焉。” 太宗曰:“《孫子》所言『治力』,何如?” 靖曰:“以近待遠,以佚待勞,以飽待飢,此略言其槩爾。善用兵者,推此三義而有六焉;以誘待來,以靜待躁,以重待輕,以嚴待懈,以治待亂,以守待攻。反是,則力有弗逮。非治之之術,安能臨兵哉?” 太宗曰:“今人習《孫子》者,但誦空文,鮮克推廣其義。治力之法,宜偏告諸將。” 太宗曰:“舊將老卒,雕零殆盡,諸軍新置,不經陳敵。今教以何道為要?” 靖曰:“臣常教士,分為三等:必先結伍法,伍法既成,授之以軍校,此一等也。軍校之法,以一為十,以十為百,此一等也。授之裨將,裨將乃總諸校之隊,聚為陳圖,此一等也。大將軍察此三等之教,於是大閱,稽考制度,分別奇正,誓眾行罰。陛下臨高觀之,無施不可。” 太宗曰:“伍法有數家,孰者為要?” 靖曰:“臣案《春秋左氏傳》雲:『先偏後伍。』,又《司馬法》曰:『五人為伍。』,《尉繚子》有〈束武令〉,漢制有尺籍伍符,後世符籍,以紙為之,於是失其制矣。臣酌其法,自五人而變為二十五人,自二十五人而變為七十五人,此則步卒七十二人,甲士三人之制也。舍車用騎,則二十五人當八馬,此則五兵五當之制也。是則諸家兵法,唯伍法為要。小列之五人,大列之二十五人,參列之七十五人,又五參其數,得三百七十五人。三百人為正,六十人為奇,此則百五十人分為二正,而三十人分為二奇,蓋左右等也。穰苴所謂五人為伍,十伍為隊,至今因之,此其要也。” 太宗曰:“朕與李勣論兵,多同卿說,但勣不究出處爾,卿所制六花陳法,出何術乎?” 靖曰:“臣所本諸葛亮八陳法也。大陳包小陳,大營包小營,隅落鉤連,曲折相對,古制如此,臣為圖因之,故外畫之方,內環之圓,是成六花,俗所號爾。” 太宗曰:“內圓外方,何謂也?” 靖曰:“方生於正,圓生於奇。方所以矩其步,圓所以綴其旋。是以,步數定於地,行綴應於天。步定綴齊,則變化不亂。八陳為六,武侯之舊法焉。” 太宗曰:“畫方以見步,點圓以見兵。步教足法,兵教手法,手足便利,思過半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