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充生平简介

贾充生平简介

贾充(217年-282年),字公闾,平阳郡襄陵县(今山西襄汾县)人,曹魏豫州刺史贾逵之子,先后仕魏和西晋。西晋建国元勋,深得司马昭和司马炎信任,在西晋代魏时多有出力。官至太尉、临颍侯,曾总管修订《晋律》,封鲁郡公,与前妻所生的女儿贾褒及与后妻所生贾南风又先后嫁予司马炎弟司马攸及儿子司马衷,与皇室结为姻亲关系,使其地位更显赫,諡号武公。仕魏时因涉及行刺皇帝而得骂名,后妻及其所生女儿名声亦欠佳,女儿贾南风的政治手段更直接导致西晋烽烟四起,是后来的八王之乱成因之一。其一生功过引起后人诸多争议与评轮。

贾充生平

贾充得到司马氏赏识
贾充的父亲是魏豫州刺史、阳里亭侯贾逵。贾逵晚年生下贾充,认为这是充闾的喜庆事(光大门楣),故以此为名,表字为公闾。太和二年(228年),贾逵病死的时候,贾充尚未成年,但在居丧时已得孝名。贾充承袭父亲阳里亭侯爵位,并入仕曹魏,任尚书郎,典定法律法令,又兼任度支考课。后再迁任黄门侍郎、汲郡典农中郎将。后参大将军司马师军事,并于正元二年(252年)随司马师前往乐嘉城讨伐毌丘俭和文钦。司马师病重后,返回许昌,留贾充督诸军。战后司马师即因病逝世,司马昭在傅嘏的安排下回洛阳接掌权力,贾充则留在许昌监诸军事,增邑三百五十户。

贾充深沟高垒击败诸葛诞
司马昭掌权后,任贾充为大将军司马,后转右长史。甘露二年(西元 257年),魏征东大将军诸葛诞收养勇士,建造新城,有反叛迹象。贾充向司马昭献计,请他派人去慰劳“四征”(魏设置征东将军屯兵淮南,征南将军屯兵襄阳、沔阳,防备东吴;征西将军屯兵关中、陇中,防备蜀汉;征北将军屯兵幽州、并州,防备鲜卑;这四个将军称作“四征”),借此窥察他们有无异变。司马昭就派贾充到淮南去劳军。
贾充见了诸葛诞,故意装做很随便的样子跟他谈时事,并试探地说:“洛中诸贤,皆愿禅代(同意皇帝禅让给贤人),君所知也。君以为如何?”,但遭到诸葛诞厉声指责:“卿非贾豫州子?世受魏恩,如何负国,却以魏室输人乎?非吾所忍闻。若洛中有难,吾当死之。”贾充沉默不言,回去后对司马昭报告说:“诸葛诞在扬州,早有威名,能得人死力。看他略显规模,必然反叛。早反祸小,迟反祸大!”于是司马昭在甘露二年(257年)征诸葛诞回京为司空,著将兵符交给扬州刺史乐綝。诸葛诞接到诏书后兴兵抗拒。此时贾充献计用深沟高垒以克敌方锐兵,这样可以不战而胜。司马昭从其计,同时积极用计策去分化诸葛诞团队,最后于甘露三年(西元258年)攻陷寿春,登累奖劳贾充,回洛阳时留贾充处理后事。贾充因功进封宜阳乡侯,增邑千户,官迁廷尉。由于贾充雅长法理,在廷尉任上处理案件甚有声望。

南阙弑君
此后贾充越来越受司马氏的赏识和信任,很快被提升为中护军。甘露五年(260年),曹髦忿恨司马昭独专朝政,政非己出,想要领兵反抗司马昭,于是曹髦集合了宫里的卫兵和一些奴仆,鼓噪著从永宁宫而出,直奔止车门。贾充率众在南阙抵抗,此时曹髦拔剑攻击,成济等人因不敢伤害皇帝,想要退避;贾充见此,对成济说:“司马公养你们,就是为了今天啊!你们还犹豫什么!”成济即以戈刺死曹髦。曹髦死后,司马昭召会群臣商讨如何交代事件,陈泰曾建议诛杀主谋行刺的贾充了事,但司马昭不愿意,最后还是诛杀成济三族。司马昭另立十四岁的曹奂为皇帝。曹奂(魏元帝)即位后,进封贾充为安阳乡侯,增邑一千二百户,统领城外诸军,加散骑常侍。

贾充成为司马氏心腹
景元五年(264年),灭蜀后的钟会在成都谋反,受命领一万步骑兵进入汉中,都督关中、陇右诸军事,防备意外。在钟会、邓艾先后死去后,贾充又奉司马昭之命,将蜀主刘禅和他的一家接到洛阳。贾充回朝后和裴秀、王沈、羊祜、荀勖等人同受司马昭心腹之任,军国大事、朝廷机密,推心置腹。后贾充又被指命修订《泰始律》。后假金章,又赐一座豪华大宅。建五等爵后,封为临沂侯。
在立嗣问题上,贾充一直反对废长子司马炎,而另立司马攸为太子。咸熙二年(265年),司马昭病重,临死前传位给司马炎,并指明贾充可辅助他。司马炎继位晋王后,任命贾充为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临颍侯。同年称帝,改拜贾充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封鲁郡公,以贾充的母亲柳氏为鲁国太夫人。到西元268年,贾充主持修订的《晋律》完成。这部律令将汉律令和说解七百七十三万字压缩为十二万字。这不仅是在法律的编纂上的一大进步,而且也纠正了自汉朝人民动辄得罪,轻重无准的问题,百姓大都赞扬新法便利,司马炎于是下诏赞赏,又赐贾充子弟一人关内侯。贾充虽辞让而不被接纳。吴将孙秀 (孙匡之孙) 于270年左右降晋,司马炎封其为骠骑将军,但顾虑到元勋身份的贾充为车骑将军,想修改制度让车骑高于骠骑,贾充辞让,因此让贾充替代裴秀,加领尚书令。后解任散骑常侍,改任侍中,改封临颍侯 ,兵权如故。至贾充母亲逝世,贾充治丧离职后,司马炎又派黄门侍郎前去慰问,及后更以东吴边境有事,又派典军将军杨嚣宣告谕旨,命他六十日内复职。倍见器重。

贾充的政治纷争
当时侍中任恺、中书令庾纯等刚直守正的官员,厌恶贾充的为人,而当时贾充与前妻的女儿贾褒又成了齐王司马攸的王妃,朝中亦多结党羽,二人都害怕贾充势力日后会更盛。贾充也不欲任恺继续亲近皇帝,于是推举他任东宫官属,意图削去他侍中一职,但司马炎却让任恺加任太子少傅,仍留侍中。泰始七年(271年),任恺趁鲜卑秃发树机能侵扰秦州和雍州,向司马炎进言推举一个有威望和智谋的重臣前去镇抚边族,并首推贾充。在庾纯支持下,司马炎于是任命他加都督秦凉二州诸军事,镇守关中。后得荀勖献计,贾充以其女贾南风为太子司马衷完婚,才得以留居洛阳。后贾充又迁任司空,留任侍中、尚书令、车骑将军领兵。
西元276年前后,司马炎曾经一度病危,朝廷上下都属意齐王司马攸而非太子司马衷继位。河南尹夏侯和对贾充说:“你这两个女婿跟你的亲疏关系一样,应当选立有德者为国君。但贾充并未答复夏侯和。然而这番话流到司马炎耳中,就 将夏侯和迁职光禄勋, 又夺去贾充兵权。后贾充转任太尉、行太子太保、录尚书事。西元277年发生日蚀, 贾充认为作为三公的自己理应退位以谢天祸, 然而司马炎不准, 咸宁三年(277年),司马炎更将沛国公丘县拨入其封地中,使朝臣侧目。
后贾充得人献计,让任恺处理选举事宜,从而疏远皇帝。于是贾充故意称赞任恺,并推荐他任官人之职。司马炎于是任命任恺为吏部尚书,从此任恺因公务繁忙,与司马炎鲜有见面。及后贾充和他的党羽又多番诬陷和中伤他,令他多次被免官。
此外,但当278年朝臣阻止齐王司马攸(司马炎的弟弟)替弘训太后羊徽瑜守孝 (因太后与景帝合葬, 诸侯不得谒陵守孝) 时, 贾充站出来支持司马攸以人子(养子)身份守孝, 但不得破除诸侯应守之礼制, 这在一定程度上协助司马炎遵照皇太后王元姬的遗言, 最低限度庇护司马攸
咸宁五年(279年)十一月,司马炎发动灭吴之战,命贾充使持节、假黄钺、大都督,总统七路大军。虽然贾充极力反对出兵,但由于司马炎坚持,更威胁若贾充不肯领军,他会御驾亲征。贾充只好坐守中军,领中军南屯襄阳,为诸军节度。次年,东吴在荆州的诸将皆已投降,贾充受命移师驻项县。此时,贾充上表要求罢兵,甚至腰斩主战的张华,认为东吴不能一举覆灭,战事一旦延续下去则疾疫必起。其时朝内的荀勖亦上奏与贾充相类的奏表,但不为司马炎所纳。贾充接连请示罢兵和腰斩张华,最后在使者至轘辕时,吴末帝孙皓投降。因为贾充原本就反对攻吴,而期间又曾进谏退兵,今天东吴覆亡,贾充打算请罪,但司马炎只作安抚而不问罪。

贾充归天
太康三年(282年),贾充病重,交出印绶退位。司马炎于是派侍臣问候,又派太医医治,皇太子以至宗室都来探望贾充。同年四月病逝,时年六十六。贾充病重时害怕死后会得到不好的諡号,但侄子贾模则说:“是非久自见,不可掩也。(是非功过自有评论,是无法掩饰的。)”后博士秦秀商议諡号时,认为贾充应諡荒公,但司马炎不肯;后听从另一博士段畅的意见,諡为武公。贾充死后司马炎十分伤心,追赠他太宰,并大加赏赐,葬礼依从霍光和司马孚的形式,更给一顷墓地。

性格特征
贾充甚为喜好推荐士人,每举荐一人都会好好关顾他,因而得到很多士人依附。贾充无为公的节操,不能以身作则地领导属下,反而靠奉承别人来取得人支持,如司马炎舅父王恂曾谤毁贾充,但贾充仍然推举王恂。却非常害怕自己的妻子(老婆)

贾充乱哄哄的家事
贾充两位天渊之别的妻子(老婆)
贾充的后妻郭氏极端忌妒。郭槐曾经生过两个儿子, 长子贾黎民在3岁时, 贾黎民的奶娘抱着黎民, 贾充走过去在奶妈的手里亲了小孩一下。便以为贾充与奶娘私通因而鞭杀奶娘, 让年幼的贾黎民顿失依靠生病因而夭折, 次子也是同样缘由失去奶娘而夭折, 造成贾充过世以前, 家中无男丁可继承家业。
贾充的前妻是李丰的女儿,淑美有才行。李氏曾作《女训》一文,教化天下女子应该做的事情:每天梳洗干净以修容,又要思虑善念以修心。李丰被司马氏政权杀害后,李氏也遭连坐,被发配边疆。司马炎即位后, 特赦李氏, 并准贾充迎回李氏为左右夫人, 但遇上郭槐阻扰, 而贾充最终也没有迎回李氏。
其实当时像李氏这样遭遇的妇女为数不少, 很多大臣采取的态度是异居私通,而贾充为了当表率, 于是在安顿了李氏后互不相见, 李氏的两个女儿为了劝父亲迎回母亲,多次跪求父亲, 甚至叩得头破流血。 由于贾充与李氏的长女贾荃是齐王司马攸的王妃, 此举惊动了贾充和郭槐两夫妇, 郭槐想去给李氏一个下马威,但贾充劝郭槐说:“彼有才气,卿往不如不往。”直到后来贾南风成了太子妃、司马炎下令以贾充之举为表率, 把贾荃气得忧愤而死;郭槐便带着仪仗,想借机去李氏那边示威。可是当郭槐见到李氏的端庄贵气时,双腿竟然软了下来,不自觉地给李氏伏拜行礼; 自此郭槐最怕的就是贾充外出是去找李氏, 甚至因此派人跟踪贾充。
贾充去世后, 李氏的二女儿贾裕多次请求朝廷让母亲与贾充合葬, 然而遭到贾南风否决, 直到贾南风在八王之乱遭到杀害后, 晋朝朝廷才准许了贾裕的请愿, 让李氏得以与贾充合葬。
贾充之母柳氏,由于贾充不肯迎回前妻李氏之事;加上在不知道弑君的主意出自自己儿子的情况下,柳氏因多次追骂成济而遭到侍从们嘲笑, 柳氏在死前都对贾充都是很冷淡和不满。

韩寿偷贾充后妻二女儿香
贾充有位食客叫韩寿,张得相貌俊美,贾充聘他来做属官。贾充一次会集宾客,他后妻的女儿贾午从窗中张望,见到韩寿,就心生喜欢,心里常常想念著,并且在咏唱中表露出来。后来她的婢女到韩寿家里去,把这些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并盛赞贾女艳丽夺目。韩寿听说了,意动神摇,就托这个婢女暗中传递音信,到了约定的日期就到贾女那里过夜。由于韩寿身手不凡,翻墙进了贾府也没有人知道。从此以后,贾充发现女儿越发用心修饰打扮,心情欢畅,不同平常。后来贾充会见下属,闻到韩寿身上有一股香味,这是外国的贡品,一旦沾到身上,几个月香味也不会消散。贾充思量著晋武帝只把这种香赏赐给自己和陈骞,其余人家没有这种香,就开始怀疑韩寿和女儿私通,于是借口有小偷,派人修理围堵。派去的人回来禀告说:“其他地方没有异样,只有东北角好像有人跨过的痕迹。贾充就把女儿身边的婢女叫来审查讯问,婢女随即把情况说了出来。贾充秘而不宣,把女儿嫁给了韩寿。

贾南风乱政
贾充后妻的二女儿叫贾南风,传说生得粗、短、黑,面貌奇丑,眉后有疣痣,而且性格暴躁,妒忌心重,残酷冷血。有一次听说某妃子怀孕了,便用长戟当把那妃子刺死。丈夫是司马炎嫡子司马衷,也就是史上有名,问陷于饥荒的灾民“何不食肉糜”的昏君。传说连司马炎都想废了他,便给儿子出了道题。太子身边的侍从官员尝试代答,时任太子妃的贾南风觉得答得太好了,所以又找了几个比较呆的宦官回答,让司马衷笔录。晋武帝看后,觉得儿子是笨,不过还是有常识,就安心地死归天了,把江山交给了司马衷。
贾南风当上了了皇后,自封“美智皇后”。凡是有人稍稍逆了她的意,马上人头落地。司马衷对贾南风怕得要死,所以不敢和别的妃子往来;贾南风却刚好相反,她不仅和太医公开偷情,还派人出宫外物色猎物,看到英俊少年就拐回宫里翻云覆雨,事后再把大部分人杀死
贾南风与楚王司马玮合谋,先杀死司马炎皇后的外戚杨骏,诛其亲族数千人;又杀死司马亮及其党羽;再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反手除掉年仅21岁的楚王。最后贾南风被司马伦和孙秀合力逮捕,自己也死在八王之乱当中
不过在贾南风摄政期间,朝野尚算平稳,张华等有才华的大臣也得到充分发挥,所以部分史学家评价贾南风的当政是有可取之处。

三国演义的贾充
三国演义里, 贾充初次出现是在寿春城试探诸葛诞, 其余大致和史料同, 但在有关刺杀魏帝曹奂及晋代魏的禅让事件中,演义在贾充的参与上多着笔墨, 也添加了孙皓在谈话之中让贾充羞愧的情节:
孙皓投降后,被送到洛阳。在宴席闲,贾充打算以孙皓的暴政羞辱他,说:“闻君在南方凿人目,剥人面皮,此何等刑也?(我听说你在东吴时,有挖人眼珠和剥人脸皮的刑罚,这是什么样的刑罚?)”孙皓答曰:“人臣有弑其君及奸回不忠者,则加此刑耳。(那些杀害君主,奸恶不忠的臣子就要受这种刑。)”贾充听后,沉默不语,惭愧非常,而孙皓则脸色不变。

评论
《晋书》史臣房玄龄曰:贾充以谄谀陋质,刀笔常材,幸属昌辰,滥叨非据。抽戈犯顺,曾无猜惮之心,杖越推亡,遽有知难之请,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晋室之人者欤!然犹身极宠光,任兼文武,存荷台衡之寄,没有从享之荣,可谓无德而禒,殃将及矣。逮乎贻厥,乃乞丐之徒,嗣恶稔之余基,纵奸邪之凶德。煽戡哲妇,索彼惟家,虽及诛夷,曷云塞责。昔当涂阙翦,公闾实肆其劳,典午分崩,南风亦尽其力,可谓“君以此始,必以此终”,信乎其然矣。
秦秀:充悖礼溺情,以乱大伦。鄫养外孙莒公子为后,《春秋》书‘莒人灭鄫’。绝父祖之血食,开朝廷之乱源。
庾纯:贾充!天下凶凶,由尔一人!
司马炎曰:“车骑将军贾充,奖明圣意,咨询善道”、“侍中、守尚书令、车骑将军贾充,雅量弘高,达见明远,武有折冲之威,文怀经国之虑,信结人心,名震域外。使权统方任,绥静西境,则吾无西顾之念,而远近获安矣。”
《晋书•贾充传》曰:“充有刀笔才,能观察上旨”、“充无公方之操,不能正身率下,专以谄媚取容”、“公闾便佞,心乖雅正。邀遇时来,遂阶荣命。乞丐承绪,凶家乱政。琐琐文长,遂居栋梁。据非其位,乃底灭亡。珧虽先觉,亦罹祸殃。”
《晋书•武帝纪》曰:“故贾充凶竖,怀奸志以拥权;杨骏豺狼,包祸心以专辅。”
明清思想家王夫之曰:“充知吴之必亡,而欲留之以为己功,其蓄不轨之志已久,特畏难而未敢发耳。乃平吴之谋始于羊祜,祜卒,举杜预以终其事,充既弗能先焉,承其后以分功而不足以逞,惟阻其行以俟武帝之没,己秉国权,而后曰吴今日乃可图矣,则诸将之功皆归于己,而己为操、懿也无难。”“晋感充之弑君以戴己,而不早为之防,求其免于乱也难矣。所幸充死七年而武帝始崩,贾谧庸才,且非血胤,不足以为司马昭耳。不然,高贵乡公之刃,岂有惮而不施之司马氏乎?女子犹足以亡晋,充而在,当何如也?”

家庭
父母:
贾逵,贾充父,曹魏豫州刺史。
柳氏,贾充母,贾充封鲁郡公时获封为鲁国太夫人。
兄弟:
贾混,贾充弟弟,封永平侯,历任宗正卿、镇军将军,领城门校尉,加侍中。
妻子:
李婉,李丰之女。
郭槐,郭配之女,广城君。性妒,曾先后以为贾充与贾充两名儿子的乳娘有私情,都将她们杀害,间接令贾充两名儿子因思念自小信赖的乳娘而夭折。又不许贾充迎归来的李婉回来。
侄儿:
贾彝,西晋黄门郎。
贾遵,西晋黄门郎。
贾模,字思范,少有志尚,博览群书,有深度与智慧,颇获贾充宠爱。西晋官至侍中、加光禄大夫。后被贾后逼害。
子女:
子:
贾黎民,三岁时因郭槐杀他信任的乳娘,思念过度而发病早死。
幼子,名不详,满一岁时也因乳母被杀,思念过度而死。
女:
贾褒,贾充及李婉的长女,一名荃。嫁齐王司马攸
贾裕,贾充及李婉的次女,一名濬。
贾南风,贾充与郭槐的长女,嫁司马衷,后被立为皇后。
贾午,贾充幼女,嫁韩寿。
孙儿
贾谧,贾充外孙,母贾午。因贾充无子嗣而入嗣。官至侍中。因与贾南风合谋而被赵王司马伦杀害。

返回三国演义人物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