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充生平簡介

賈充生平簡介

賈充(217年-282年),字公閭,平陽郡襄陵縣(今山西襄汾縣)人,曹魏豫州刺史賈逵之子,先後仕魏和西晉。西晉建國元勳,深得司馬昭和司馬炎信任,在西晉代魏時多有出力。官至太尉、臨潁侯,曾總管修訂《晉律》,封魯郡公,與前妻所生的女兒賈褒及與後妻所生賈南風又先後嫁予司馬炎弟司馬攸及兒子司馬衷,與皇室結為姻親關係,使其地位更顯赫,諡號武公。仕魏時因涉及行刺皇帝而得駡名,後妻及其所生女兒名聲亦欠佳,女兒賈南風的政治手段更直接導致西晉烽煙四起,是後來的八王之亂成因之一。其一生功過引起後人諸多爭議與評輪。

賈充生平

賈充得到司馬氏賞識
賈充的父親是魏豫州刺史、陽裡亭侯賈逵。賈逵晚年生下賈充,認爲這是充閭的喜慶事(光大門楣),故以此為名,表字為公閭。太和二年(228年),賈逵病死的時候,賈充尚未成年,但在居喪時已得孝名。賈充承襲父親陽裡亭侯爵位,並入仕曹魏,任尚書郎,典定法律法令,又兼任度支考課。後再遷任黃門侍郎、汲郡典農中郎將。後參大將軍司馬師軍事,並於正元二年(252年)隨司馬師前往樂嘉城討伐毌丘儉和文欽。司馬師病重後,返回許昌,留賈充督諸軍。戰後司馬師即因病逝世,司馬昭在傅嘏的安排下回洛陽接掌權力,賈充則留在許昌監諸軍事,增邑三百五十戶。

賈充深溝高壘擊敗諸葛誕
司馬昭掌權後,任賈充為大將軍司馬,後轉右長史。甘露二年(西元 257年),魏征東大將軍諸葛誕收養勇士,建造新城,有反叛跡象。賈充向司馬昭獻計,請他派人去慰勞“四征”(魏設置征東將軍屯兵淮南,征南將軍屯兵襄陽、沔陽,防備東吳;征西將軍屯兵關中、隴中,防備蜀漢;征北將軍屯兵幽州、並州,防備鮮卑;這四個將軍稱作“四征”),借此窺察他們有無異變。司馬昭就派賈充到淮南去勞軍。
賈充見了諸葛誕,故意裝做很隨便的樣子跟他談時事,並試探地說:「洛中諸賢,皆願禪代(同意皇帝禪讓給賢人),君所知也。君以為如何?」,但遭到諸葛誕厲聲指責:「卿非賈豫州子?世受魏恩,如何負國,卻以魏室輸人乎?非吾所忍聞。若洛中有難,吾當死之。」賈充沉默不言,回去後對司馬昭報告說:「諸葛誕在揚州,早有威名,能得人死力。看他略顯規模,必然反叛。早反禍小,遲反禍大!」於是司馬昭在甘露二年(257年)徵諸葛誕回京為司空,著將兵符交給揚州刺史樂綝。諸葛誕接到詔書後興兵抗拒。此時賈充獻計用深溝高壘以克敵方鋭兵,這樣可以不戰而勝。司馬昭從其計,同時積極用計策去分化諸葛誕團隊,最後於甘露三年(西元258年)攻陷壽春,登纍獎勞賈充,回洛陽時留賈充處理後事。賈充因功進封宜陽鄉侯,增邑千戶,官遷廷尉。由於賈充雅長法理,在廷尉任上處理案件甚有聲望。

南闕弒君
此後賈充越來越受司馬氏的賞識和信任,很快被提升為中護軍。甘露五年(260年),曹髦忿恨司馬昭獨專朝政,政非己出,想要領兵反抗司馬昭,於是曹髦集合了宮裡的衛兵和一些奴僕,鼓噪著從永甯宮而出,直奔止車門。賈充率眾在南闕抵抗,此時曹髦拔劍攻擊,成濟等人因不敢傷害皇帝,想要退避;賈充見此,對成濟說:「司馬公養你們,就是爲了今天啊!你們還猶豫什麽!」成濟即以戈刺死曹髦。曹髦死後,司馬昭召會群臣商討如何交代事件,陳泰曾建議誅殺主謀行刺的賈充了事,但司馬昭不願意,最後還是誅殺成濟三族。司馬昭另立十四歲的曹奐為皇帝。曹奐(魏元帝)即位後,進封賈充為安陽鄉侯,增邑一千二百戶,統領城外諸軍,加散騎常侍。

賈充成爲司馬氏心腹
景元五年(264年),滅蜀後的鍾會在成都謀反,受命領一萬步騎兵進入漢中,都督關中、隴右諸軍事,防備意外。在鐘會、鄧艾先後死去後,賈充又奉司馬昭之命,將蜀主劉禪和他的一家接到洛陽。賈充回朝後和裴秀、王沈、羊祜、荀勖等人同受司馬昭心腹之任,軍國大事、朝廷機密,推心置腹。後賈充又被指命修訂《泰始律》。後假金章,又賜一座豪華大宅。建五等爵後,封為臨沂侯。
在立嗣問題上,賈充一直反對廢長子司馬炎,而另立司馬攸為太子。鹹熙二年(265年),司馬昭病重,臨死前傳位給司馬炎,並指明賈充可輔助他。司馬炎繼位晉王後,任命賈充為晉國衛將軍、儀同三司、給事中,改封臨潁侯。同年稱帝,改拜賈充車騎將軍、散騎常侍、尚書僕射,封魯郡公,以賈充的母親柳氏為魯國太夫人。到西元268年,賈充主持修訂的《晉律》完成。這部律令將漢律令和說解七百七十三萬字壓縮為十二萬字。這不僅是在法律的編纂上的一大進步,而且也糾正了自漢朝人民動輒得罪,輕重無准的問題,百姓大都讚揚新法便利,司馬炎於是下詔讚賞,又賜賈充子弟一人關內侯。賈充雖辭讓而不被接納。吳將孫秀 (孫匡之孫) 於270年左右降晉,司馬炎封其為驃騎將軍,但顧慮到元勳身份的賈充為車騎將軍,想修改制度讓車騎高於驃騎,賈充辭讓,因此讓賈充替代裴秀,加領尚書令。後解任散騎常侍,改任侍中,改封臨潁侯 ,兵權如故。至賈充母親逝世,賈充治喪離職後,司馬炎又派黃門侍郎前去慰問,及後更以東吳邊境有事,又派典軍將軍楊囂宣告諭旨,命他六十日內復職。倍見器重。

賈充的政治紛爭
當時侍中任愷、中書令庾純等剛直守正的官員,厭惡賈充的為人,而當時賈充與前妻的女兒賈褒又成了齊王司馬攸的王妃,朝中亦多結黨羽,二人都害怕賈充勢力日後會更盛。賈充也不欲任愷繼續親近皇帝,於是推舉他任東宮官屬,意圖削去他侍中一職,但司馬炎卻讓任愷加任太子少傅,仍留侍中。泰始七年(271年),任愷趁鮮卑禿髮樹機能侵擾秦州和雍州,向司馬炎進言推舉一個有威望和智謀的重臣前去鎮撫邊族,並首推賈充。在庾純支持下,司馬炎於是任命他加都督秦涼二州諸軍事,鎮守關中。後得荀勖獻計,賈充以其女賈南風為太子司馬衷完婚,才得以留居洛陽。後賈充又遷任司空,留任侍中、尚書令、車騎將軍領兵。
西元276年前後,司馬炎曾經一度病危,朝廷上下都屬意齊王司馬攸而非太子司馬衷繼位。河南尹夏侯和對賈充說:「你這兩個女婿跟你的親疏關係一樣,應當選立有德者為國君。但賈充並未答覆夏侯和。然而這番話流到司馬炎耳中,就 將夏侯和遷職光祿勳, 又奪去賈充兵權。後賈充轉任太尉、行太子太保、錄尚書事。西元277年發生日蝕, 賈充認為作爲三公的自己理應退位以謝天禍, 然而司馬炎不准, 鹹寧三年(277年),司馬炎更將沛國公丘縣撥入其封地中,使朝臣側目。
後賈充得人獻計,讓任愷處理選舉事宜,從而疏遠皇帝。於是賈充故意稱讚任愷,並推薦他任官人之職。司馬炎於是任命任愷為吏部尚書,從此任愷因公務繁忙,與司馬炎鮮有見面。及後賈充和他的黨羽又多番誣陷和中傷他,令他多次被免官。
此外,但當278年朝臣阻止齊王司馬攸(司馬炎的弟弟)替弘訓太后羊徽瑜守孝 (因太后與景帝合葬, 諸侯不得謁陵守孝) 時, 賈充站出來支持司馬攸以人子(養子)身份守孝, 但不得破除諸侯應守之禮制, 這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司馬炎遵照皇太后王元姬的遺言, 最低限度庇護司馬攸
鹹寧五年(279年)十一月,司馬炎發動滅吳之戰,命賈充使持節、假黃鉞、大都督,總統七路大軍。雖然賈充極力反對出兵,但由於司馬炎堅持,更威脅若賈充不肯領軍,他會禦駕親征。賈充只好坐守中軍,領中軍南屯襄陽,為諸軍節度。次年,東吳在荊州的諸將皆已投降,賈充受命移師駐項縣。此時,賈充上表要求罷兵,甚至腰斬主戰的張華,認為東吳不能一舉覆滅,戰事一旦延續下去則疾疫必起。其時朝內的荀勖亦上奏與賈充相類的奏表,但不為司馬炎所納。賈充接連請示罷兵和腰斬張華,最後在使者至轘轅時,吳末帝孫皓投降。因為賈充原本就反對攻吳,而期間又曾進諫退兵,今天東吳覆亡,賈充打算請罪,但司馬炎只作安撫而不問罪。

賈充歸天
太康三年(282年),賈充病重,交出印綬退位。司馬炎於是派侍臣問候,又派太醫醫治,皇太子以至宗室都來探望賈充。同年四月病逝,時年六十六。賈充病重時害怕死後會得到不好的諡號,但侄子賈模則說:「是非久自見,不可掩也。(是非功過自有評論,是無法掩飾的。)」後博士秦秀商議諡號時,認為賈充應諡荒公,但司馬炎不肯;後聽從另一博士段暢的意見,諡為武公。賈充死後司馬炎十分傷心,追贈他太宰,並大加賞賜,葬禮依從霍光和司馬孚的形式,更給一頃墓地。

性格特徵
賈充甚為喜好推薦士人,每舉薦一人都會好好關顧他,因而得到很多士人依附。賈充無為公的節操,不能以身作則地領導屬下,反而靠奉承別人來取得人支持,如司馬炎舅父王恂曾謗毀賈充,但賈充仍然推舉王恂。卻非常害怕自己的妻子(老婆)

賈充亂哄哄的家事
賈充兩位天淵之別的妻子(老婆)
賈充的後妻郭氏極端忌妒。郭槐曾經生過兩個兒子, 長子賈黎民在3歲時, 賈黎民的奶娘抱著黎民, 賈充走過去在奶媽的手裡親了小孩一下。便以為賈充與奶娘私通因而鞭殺奶娘, 讓年幼的賈黎民頓失依靠生病因而夭折, 次子也是同樣緣由失去奶娘而夭折, 造成賈充過世以前, 家中無男丁可繼承家業。
賈充的前妻是李豐的女兒,淑美有才行。李氏曾作《女訓》一文,教化天下女子應該做的事情:每天梳洗乾淨以修容,又要思慮善念以修心。李豐被司馬氏政權殺害後,李氏也遭連坐,被發配邊疆。司馬炎即位後, 特赦李氏, 並准賈充迎回李氏為左右夫人, 但遇上郭槐阻擾, 而賈充最終也沒有迎回李氏。
其實當時像李氏這樣遭遇的婦女爲數不少, 很多大臣採取的態度是異居私通,而賈充為了當表率, 於是在安頓了李氏後互不相見, 李氏的兩個女兒為了勸父親迎回母親,多次跪求父親, 甚至叩得頭破流血。 由於賈充與李氏的長女賈荃是齊王司馬攸的王妃, 此舉驚動了賈充和郭槐兩夫婦, 郭槐想去給李氏一個下馬威,但賈充勸郭槐說:「彼有才氣,卿往不如不往。」直到後來賈南風成了太子妃、司馬炎下令以賈充之舉為表率, 把賈荃氣得憂憤而死;郭槐便帶著儀仗,想借機去李氏那邊示威。可是當郭槐見到李氏的端莊貴氣時,雙腿竟然軟了下來,不自覺地給李氏伏拜行禮; 自此郭槐最怕的就是賈充外出是去找李氏, 甚至因此派人跟蹤賈充。
賈充去世後, 李氏的二女兒賈裕多次請求朝廷讓母親與賈充合葬, 然而遭到賈南風否決, 直到賈南風在八王之亂遭到殺害後, 晉朝朝廷才准許了賈裕的請願, 讓李氏得以與賈充合葬。
賈充之母柳氏,由於賈充不肯迎回前妻李氏之事;加上在不知道弒君的主意出自自己兒子的情況下,柳氏因多次追罵成濟而遭到侍從們嘲笑, 柳氏在死前都對賈充都是很冷淡和不滿。

韓壽偷賈充後妻二女兒香
賈充有位食客叫韓壽,張得相貌俊美,賈充聘他來做屬官。賈充一次會集賓客,他後妻的女兒賈午從窗中張望,見到韓壽,就心生喜歡,心裡常常想念著,並且在詠唱中表露出來。後來她的婢女到韓壽家裡去,把這些情況一一說了出來,並盛讚賈女豔麗奪目。韓壽聽說了,意動神搖,就托這個婢女暗中傳遞音信,到了約定的日期就到賈女那裡過夜。由於韓壽身手不凡,翻墻進了賈府也沒有人知道。從此以後,賈充發現女兒越發用心修飾打扮,心情歡暢,不同平常。後來賈充會見下屬,聞到韓壽身上有一股香味,這是外國的貢品,一旦沾到身上,幾個月香味也不會消散。賈充思量著晉武帝只把這種香賞賜給自己和陳騫,其餘人家沒有這種香,就開始懷疑韓壽和女兒私通,於是藉口有小偷,派人修理圍堵。派去的人回來稟告說:“其他地方沒有異樣,只有東北角好像有人跨過的痕跡。賈充就把女兒身邊的婢女叫來審查訊問,婢女隨即把情況說了出來。賈充秘而不宣,把女兒嫁給了韓壽。

賈南風亂政
賈充後妻的二女兒叫賈南風,傳説生得粗、短、黑,面貌奇醜,眉後有疣痣,而且性格暴躁,妒忌心重,殘酷冷血。有一次聽說某妃子懷孕了,便用長戟當把那妃子刺死。丈夫是司馬炎嫡子司馬衷,也就是史上有名,問陷於飢荒的災民「何不食肉糜」的昏君。傳説連司馬炎都想廢了他,便給兒子出了道題。太子身邊的侍從官員嘗試代答,時任太子妃的賈南風覺得答得太好了,所以又找了幾個比較呆的宦官回答,讓司馬衷筆錄。晉武帝看後,覺得兒子是笨,不過還是有常識,就安心地死歸天了,把江山交給了司馬衷。
賈南風當上了了皇后,自封「美智皇后」。凡是有人稍稍逆了她的意,馬上人頭落地。司馬衷對賈南風怕得要死,所以不敢和別的妃子往來;賈南風卻剛好相反,她不僅和太醫公開偷情,還派人出宮外物色獵物,看到英俊少年就拐回宮裏翻雲覆雨,事後再把大部分人殺死
賈南風與楚王司馬瑋合謀,先殺死司馬炎皇后的外戚楊駿,誅其親族數千人;又殺死司馬亮及其黨羽;再以圖謀不軌的罪名,反手除掉年僅21歲的楚王。最後賈南風被司馬倫和孫秀合力逮捕,自己也死在八王之亂當中
不過在賈南風攝政期間,朝野尚算平穩,張華等有才華的大臣也得到充分發揮,所以部分史學家評價賈南風的當政是有可取之處。

三國演義的賈充
三國演義裡, 賈充初次出現是在壽春城試探諸葛誕, 其餘大致和史料同, 但在有關刺殺魏帝曹奐及晉代魏的禪讓事件中,演義在賈充的參與上多著筆墨, 也添加了孫皓在談話之中讓賈充羞愧的情節:
孫皓投降後,被送到洛陽。在宴席閒,賈充打算以孫皓的暴政羞辱他,說:「聞君在南方鑿人目,剝人面皮,此何等刑也?(我聽說你在東吳時,有挖人眼珠和剝人臉皮的刑罰,這是甚麼樣的刑罰?)」孫皓答曰:「人臣有弒其君及姦回不忠者,則加此刑耳。(那些殺害君主,奸惡不忠的臣子就要受這種刑。)」賈充聽後,沉默不語,慚愧非常,而孫皓則臉色不變。

評論
《晉書》史臣房玄齡曰:賈充以諂諛陋質,刀筆常材,幸屬昌辰,濫叨非據。抽戈犯順,曾無猜憚之心,杖越推亡,遽有知難之請,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晉室之人者歟!然猶身極寵光,任兼文武,存荷台衡之寄,沒有從享之榮,可謂無德而禒,殃將及矣。逮乎貽厥,乃乞丐之徒,嗣惡稔之餘基,縱姦邪之凶德。煽戡哲婦,索彼惟家,雖及誅夷,曷雲塞責。昔當塗闕翦,公閭實肆其勞,典午分崩,南風亦盡其力,可謂「君以此始,必以此終」,信乎其然矣。
秦秀:充悖禮溺情,以亂大倫。鄫養外孫莒公子為後,《春秋》書『莒人滅鄫』。絕父祖之血食,開朝廷之亂源。
庾純:賈充!天下兇兇,由爾一人!
司馬炎曰:“車騎將軍賈充,獎明聖意,諮詢善道”、“侍中、守尚書令、車騎將軍賈充,雅量弘高,達見明遠,武有折衝之威,文懷經國之慮,信結人心,名震域外。使權統方任,綏靜西境,則吾無西顧之念,而遠近獲安矣。”
《晉書•賈充傳》曰:“充有刀筆才,能觀察上旨”、“充無公方之操,不能正身率下,專以諂媚取容”、“公閭便佞,心乖雅正。邀遇時來,遂階榮命。乞丐承緒,凶家亂政。瑣瑣文長,遂居棟樑。據非其位,乃底滅亡。珧雖先覺,亦罹禍殃。”
《晉書•武帝紀》曰:“故賈充凶豎,懷奸志以擁權;楊駿豺狼,包禍心以專輔。”
明清思想家王夫之曰:“充知吳之必亡,而欲留之以為己功,其蓄不軌之志已久,特畏難而未敢發耳。乃平吳之謀始於羊祜,祜卒,舉杜預以終其事,充既弗能先焉,承其後以分功而不足以逞,惟阻其行以俟武帝之沒,己秉國權,而後曰吳今日乃可圖矣,則諸將之功皆歸於己,而己為操、懿也無難。”“晉感充之弑君以戴己,而不早為之防,求其免於亂也難矣。所幸充死七年而武帝始崩,賈謐庸才,且非血胤,不足以為司馬昭耳。不然,高貴鄉公之刃,豈有憚而不施之司馬氏乎?女子猶足以亡晉,充而在,當何如也?”

家庭
父母:
賈逵,賈充父,曹魏豫州刺史。
柳氏,賈充母,賈充封魯郡公時獲封為魯國太夫人。
兄弟:
賈混,賈充弟弟,封永平侯,歷任宗正卿、鎮軍將軍,領城門校尉,加侍中。
妻子:
李婉,李豐之女。
郭槐,郭配之女,廣城君。性妒,曾先後以為賈充與賈充兩名兒子的乳娘有私情,都將她們殺害,間接令賈充兩名兒子因思念自小信賴的乳娘而夭折。又不許賈充迎歸來的李婉回來。
侄兒:
賈彝,西晉黃門郎。
賈遵,西晉黃門郎。
賈模,字思範,少有志尚,博覽群書,有深度與智慧,頗獲賈充寵愛。西晉官至侍中、加光祿大夫。後被賈後逼害。
子女:
子:
賈黎民,三歲時因郭槐殺他信任的乳娘,思念過度而發病早死。
幼子,名不詳,滿一歲時也因乳母被殺,思念過度而死。
女:
賈褒,賈充及李婉的長女,一名荃。嫁齊王司馬攸
賈裕,賈充及李婉的次女,一名濬。
賈南風,賈充與郭槐的長女,嫁司馬衷,後被立為皇后。
賈午,賈充幼女,嫁韓壽。
孫兒
賈謐,賈充外孫,母賈午。因賈充無子嗣而入嗣。官至侍中。因與賈南風合謀而被趙王司馬倫殺害。

返回三國演義人物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