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詡/賈文和/三國志賈詡生平簡介

賈詡生平簡介
賈詡(147年-223年8月11日),字文和,武威姑臧(今甘肅武威)人,三國時期魏國著名謀士,曾先後效力李傕、張繡、曹操等軍閥,奇謀百出,算無遺策。官至魏國太尉,諡曰肅侯。賈詡是三國中少有得以長壽善終的謀士;另一方面其謀略卻間接導致長安生靈塗炭,而且先後效命幾位主公,惹來時人批評。

時李傕郭汜作亂,賈詡在李傕帳中擔任謀士。後李傕等人失敗後,輾轉成為張繡的謀士。張繡曾用他的計策兩次打敗曹操,官渡之戰前他勸張繡歸降曹操。曹操在官渡戰袁紹、潼關破西涼馬超、韓遂,皆用了賈詡的謀略。當曹操佔領荊州後想乘機順江東下,遭到賈詡勸阻,說應該安撫百姓等待時機;曹操不從,結果在赤壁之戰中大敗而歸。在曹操繼位人問題上,賈詡暗中支持曹丕。曹丕稱帝后封其官為太尉、魏壽鄉侯。曹丕問賈詡應先滅蜀還是吳,賈詡則建議應先治理好國家再動武;曹丕不聽,果然徵吳無功而返。

賈詡認為自己並非曹操舊臣親屬,卻深謀遠慮;為免曹操猜忌,常閉門自守,不與別人私下交往,他的子女婚嫁也不攀結權貴。死時七十七歲,諡曰肅候。長子賈穆嗣。

注:《諡法考》曰:剛德克就曰肅;執心決斷曰肅。

三國志賈詡生平
少年機警
賈詡年輕時聲名並不顯赫,只有當時名士漢陽閻忠認為他與眾不同,說賈詡“有良(張良)、平(陳平)之奇”賈詡初時察孝廉為郎,因有病辭官,西還至汧。不巧遭遇氐族的叛軍,身旁數十人皆被擒殺,賈詡為求活命,謊稱自己是久為邊將、威震西土的太尉段熲的外孫:“我段公外孫也,汝別埋我,我家必厚贖之。”(《三國志•魏書•賈詡傳》),氐人信其言,與他盟誓後送他回去。三國志稱賈詡此舉是:「權以濟事,咸此類也」。

長安之亂
189年董卓入侵洛陽,賈詡則成為董卓部下,以太尉掾為平津都尉,後升為討虜校尉,在董卓的女婿牛輔帳下效力。董卓滅亡後,牛輔也在棄軍逃跑途中被部下殺害,王允開始清剿董卓餘黨。當時李傕、郭汜等人心感不安,打算各自逃亡,賈詡知道後則勸諫李傕:「如果就這麼逃跑,只需一個亭長就能將我們一網打盡,現在必須攻回長安。」李傕聽從賈詡建議,開始散發“王允欲洗盪此方之人”的流言;同時聯絡西涼諸將,率軍晝夜兼程,與郭汜、樊稠、張濟等聚集結兵力進攻長安。駐守長安的王允不敵,最終自殺身亡;同為守將的呂布則逃亡至關東。李傕等人在長安縱兵擄掠,吏民死者萬餘人,屍體堆積滿道。一時間,長安腥風血雨,朝野大亂。

後賈詡為左馮翊。李傕等以賈詡之功欲封其為侯,賈詡則說:“此救命之計,何功之有!”堅決不受。李傕等又讓賈詡為尚書僕射,賈詡說:“尚書僕射,官之師長,天下所望,詡名不素重,非所以服人也。縱詡昧於榮利,奈國朝何!”於是拜賈詡為尚書。李傕等對等賈詡總是“親而憚之”。賈詡之母去世,賈詡辭掉官職,被拜為光祿大夫。

幾番易主
李傕、郭汜在佔領長安後互相猜疑,終於關係破裂,相互攻伐。賈詡曾訓斥李傕、郭汜兩人的戰爭給人民帶來災難;二人表面上接受賈詡的批評,但事實上沒有停止戰爭。於是賈詡離間李傕僱用的羌、胡傭兵使之離去,並且協助漢獻帝離開長安,同時又保護受李傕、郭汜迫害的大臣。天子要求遷往洛陽,命段煨等人護送,因段煨與賈詡同郡,賈詡便棄李傕跟隨段煨。段煨表面上對賈詡禮遇甚厚,實際上段煨對賈詡有所猜忌。賈詡看出段煨的猜忌,加上私下結識張繡,便辭別段煨。賈詡臨行前對人說:“煨性多疑,有忌詡意,禮雖厚,不可恃,久將為所圖。我去必喜,又望吾結大援於外,必厚吾妻子。繡無謀主,亦願得詡,則家與身必俱全矣。”(《三國志•魏書•賈詡傳》)結果張繡高興地迎接賈詡;而段煨知道賈詡離去,也果然善待其家人。

二敗曹操
在賈詡的說服下,張繡屯兵宛城與荊州牧劉表聯合,二人成為曹操的心腹之患。賈詡屢獻妙計,助張繡擊退曹操。宛城一戰,賈詡獻計圍攻沒有防備的曹操,使曹操大將典韋,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戰死。時劉表派荊州軍佔據安眾(今河南鄧縣東北),切斷曹軍退路,企圖與張繡夾擊曹軍,曹操出奇兵大敗張、劉聯軍。曹軍獲勝後,速行北撤。張繡親自率兵追擊,賈詡勸阻說:“不可追也,追必敗”,張繡不聽,強行追擊,被曹操親自斷後所擊敗。賈詡這時又對張繡說:“促更追之,更戰必勝。”張繡說:“不用公言,以至於此。今已敗,奈何復追?”賈詡說:“兵勢有變,亟往必利”。張繡遂聽從賈詡意見,收集散兵,再行追擊,竟將曹操後衛部隊擊潰。得勝後,張繡問賈詡:“繡以精兵追退軍,而公曰必敗;退以敗卒擊勝兵,而公曰必克。悉如公言,何其反而皆驗也?”賈詡說: “此易知耳。將軍雖善用兵,非曹公敵也。軍雖新退,曹公必自斷後;追兵雖精,將既不敵,彼士亦銳,故知必敗。曹公攻將軍無失策,力未盡而退,必國內有故;已破將軍,必輕軍速進,縱留諸將斷後,諸將雖勇,亦非將軍敵,故雖用敗兵而戰必勝也”(《三國志•魏書•賈詡傳》)。張繡大為佩服。

獻計曹操
建安四年(199年),官渡之戰前,袁紹遣人招降張繡,賈詡勸張繡投降於曹操而非袁紹:“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從一也。紹強盛,我以少眾從之,必不以我為重。曹公眾弱,其得我必喜,其宜從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將釋私怨,以明德於四海,其宜從三也。願將軍無疑”(《三國志•魏書•賈詡傳》),張繡投降使得曹操避免兩面受敵的絕境,賈詡因此備受曹操之敬重。曹操封賈詡為執金吾,封都亭侯,遷冀州州牧,留參司空軍事。

200年,曹操與袁紹戰於官渡,後曹軍軍糧將盡。曹操便問計於賈詡,賈詡說:「公明勝紹,勇勝紹,用人勝紹,決機勝紹,有此四勝而半年不定者,但顧萬全故也。必決其機,須臾可定也。」。曹操稱善,及後許攸投曹獻計,曹操突襲袁紹烏巢糧倉,大破之,致袁紹潰敗。曹操戰勝後封賈詡為太中大夫。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佔領荊州,想乘機順江東下。賈詡認為應先安撫好荊州百姓,日久江東人士自然順服;曹操不聽,結果於赤壁受到嚴重的挫敗。曹操後與韓遂、馬超於渭南交戰,馬超等人提出割地議和,並以馬超的兒子作為人質。賈詡認為可以先裝作答應,再機殲敵。曹操又問計於賈詡,賈詡説:「離間便可。」曹操沿用賈詡的計謀,利用過去與韓遂的友誼,故意在兩軍陣前和他敘舊;又故意塗改給韓遂的書信,使之落到馬超手裡,引起馬超的猜疑,促使關中軍內部矛盾激化。曹操見時機成熟,主動對關中軍發起進攻,大勝而歸。

暗扶曹丕
曹操晚年未立世子,當時曹丕為五官將,而臨菑侯曹植才名方盛。曹丕派人求計於賈詡,賈詡說:「願將軍恢崇德度,躬素士之業,朝夕孜孜,不違子道。如此而已」(《三國志•魏書•賈詡傳》)。曹丕聽從,深自砥礪。後來曹操為立世子之事屏退左右詢問賈詡意見,只見賈詡閉口不答。曹操說:「與卿言而不答,何也?」賈詡說:「屬適有所思,故不即對耳。」曹操說:「何思?」賈詡說: 「思袁本初、劉景升父子也(暗示曹操不可廢長立幼」)(《三國志•魏書•賈詡傳》)。曹操大笑,建安二十二年(217年)立曹丕為世子。黃初元年(220年),曹丕即位,為報賈詡之恩,封賈詡為太尉,進爵魏壽鄉侯,增食邑三百,前後共八百戶。又分食邑二百,封幼子賈訪為列侯。以長子賈穆為駙馬都尉。

黃初四年(223年)三月,曹丕首次徵討東吳,以失敗而告終。當初,曹丕問計於賈詡:「吾欲伐不從命以一天下,吳、蜀何先?」賈詡說:「攻取者先兵權,建本者尚德化。陛下應期受禪,撫臨率土,若綏之以文德而俟其變,則平之不難矣。吳、蜀雖蕞爾小國,依阻山水,劉備有雄才,諸葛亮善治國,孫權識虛實,陸遜見兵勢,據險守要,泛舟江湖,皆難卒謀也。用兵之道,先勝後戰,量敵論將,故舉無遺策。臣竊料群臣,無備、權對,雖以天威臨之,未見萬全之勢也。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臣以為當今宜先文後武」(《三國志•魏書•賈詡傳》)。曹丕不納,果然無功而返。

黃初四年(223年)六月甲申日,賈詡去世,終年77歲,諡肅侯,長子賈穆嗣。

據《隋書•經籍志》「兵」篇記載,賈詡曾鈔錄《孫子兵法》一卷;又據《新唐書•藝文志》「兵書類」載,賈詡曾為《吳子兵法》作注。

歷史評價
陳壽:“荀攸、賈詡,庶乎算無遺策,經達權變,其良、平之亞歟!”

閻忠:“詡有良、平之奇。”

曹操:“使我信重於天下者,子也。”

裴松之:“臣松之以為列傳之體,以事類相從。張子房青雲之士,誠非陳平之倫。然漢之謀臣,良、平而已。若不共列,則餘無所附,故前史合之,蓋其宜也。魏氏如詡之儔,其比幸多,詡不編程、郭之篇,而與二荀並列;失其類矣。且攸、詡之為人,其猶夜光之與蒸燭乎!其照雖均,質則異焉。今荀、賈之評,共同一稱,尤失區別之宜也。”“夫仁功難著,而亂源易成,是故有禍機一發而殃流百世者矣。當是時,元惡既梟,天地始開,致使厲階重結,大梗殷流,邦國遘殄悴之哀,黎民嬰週餘之酷,豈不由賈詡片言乎?詡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亂,未有如此之甚。”

令狐德棻:“周瑜赤壁之謀,賈詡烏巢之策,何能以尚。一言興邦,斯近之矣。”

《荀勖別傳》:晉司徒闕,武帝問其人於勗。答曰:“三公具瞻所歸,不可用非其人。昔魏文帝用賈詡為三公,孫權笑之。”

王夫之:“迨於子桓之世,賈詡、辛毗、劉嘩、孫資皆坐照千里之外,而持之也定。”

返回三國演義人物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