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刮骨療傷

三國演義情節-關羽刮骨療傷
三國時期,時關羽受劉備委任統領荊州。當收到諸葛亮的書信後,奉命進攻通往許昌的咽喉-樊城。當時駐守樊城的曹軍大將曹仁以毒箭拒敵,關羽在指揮攻城的時候被毒箭射傷右臂。將士們取出箭頭一看,箭毒已滲入骨頭,都勸關羽回荊州醫治。但關羽決心攻下樊城,不肯甘休。將士們見關羽箭傷久久不愈,便派人四處打聽名醫。一天,有人從江上駕小舟來到寨前,自報姓華名佗,特來醫治關羽的箭傷。關羽向華佗詢問治療方法,華佗說:”我怕你害怕,請立一柱子,柱子上吊一環,把你的胳膊套入環中,用繩子捆緊,再蓋住你的眼睛,我以利刀割開皮肉直到骨頭,用刀刮去箭毒後以藥敷,方可痊癒。”關羽笑著說不用柱環,然後吩咐宴招待華佗。關羽喝了幾杯酒就與人下棋,同時把右臂伸給華佗,說:”你治吧,我不害怕。”華佗切開肉皮,用刀刮骨。在場的人嚇得用手捂著眼。再看關羽,一邊喝酒,一邊下棋。過了一會,血流了一盆,骨上的毒刮完,關羽笑著站起來對眾將說:”我的胳膊伸彎自如,好像從前一樣。華佗先生,你真是神醫呀!”華佗說:”我行醫以來,從沒見像你這樣了不起的人,將軍乃神人也。”

真實歷史-華佗未曾給關公治過箭傷
二人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歷史上,華佗死于建安13年(西元208年),而關羽中毒箭的時間則是建安24年(西元219年),其間相隔11年,事實上兩人並沒有碰面的機會。不過關羽中箭刮毒確有其事,這在《三國志•關張馬黃趙傳》裡有記載,而且詳細情況與《三國演義》所述相似,只可惜書中沒有記下醫生的姓名。 羅貫中巧妙地將醫生寫成是當時的名醫華佗,也為後面華佗在曹操面前引用關羽刮骨療傷留下伏筆;借此刻畫曹操處處多疑,連自己的大夫也懷疑是來替關羽報仇的刺客。
三國志•關張馬黃趙傳》記載:羽嘗為流矢所中,貫其左臂,後創雖愈,每至陰雨,骨常疼痛,醫曰:“矢鏃有毒,毒入於骨,當破臂作創,刮骨去毒,然後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醫劈之。時羽適請諸將飲食相對,臂血流離,盈於盤器,而羽割炙飲酒,言笑自若。

其他歷史上的刮骨療傷記載

  • 留贊:《吳志》中記載,東吳的大將留贊長得高大威猛,而且生性剛烈。在一次戰爭中,留贊的一隻腳被箭給射中了,這只腳屈而不能伸,留贊一咬牙,他拿出刀來,割開了被箭所傷之處,自己刮骨療傷,臉上毫無懼色。
  • 孫子彥:北朝時期西魏的大將長孫子彥也曾經毫無畏懼地刮骨療傷。《北史》中記載,長孫子彥在一次戰爭中被箭射傷了右臂,箭射入右臂有一寸多深。長孫子彥命人割開右臂,刮骨療傷,流血數升,而長孫子彥言笑自若,人們認為他的勇敢和三國時期的關羽不相上下。
  • 張瓊:宋朝的開國皇帝、宋太祖趙匡胤手下的大將張瓊也曾經刮骨療傷。《宋史》中記載,有一次,張瓊跟隨趙匡胤率領兵士乘坐皮船攻打壽春。壽春城上碩大的箭飛射過來,射向趙匡胤,這時,張瓊急忙撲過來以身擋住了一支射向趙匡胤的箭,那支箭一下子射中了張瓊的胯骨。 由於這支箭射得太深,很難拔出來。張瓊就喝了一大碗酒,令人破骨將那支箭拔了出來,並刮骨療傷。雖然鮮血流淌,但是,張瓊卻神色自若。
  • 狄青:北宋大將狄青在一次戰爭中被一支毒箭射中,拔出毒箭後,醫生說箭毒未去,需要刮骨療傷。狄青就讓醫生取刀刮骨療傷,他卻談笑如常。
  • 高懷德:北宋大將高懷德在打仗時被一支箭射中肩膀,箭深入骨中,高懷德大吼一聲,拔出那支箭,然後自己刮骨療傷,毫無懼色。

三國演義章回精華:

第七十五回 關雲長刮骨療毒 呂子明白衣渡江

卻說曹仁見關公落馬,即引兵沖出城來;被關平一陣殺回,救關公歸寨,拔出臂箭。原來箭頭有藥,毒已入骨,右臂青腫,不能運動。關平慌與眾將商議曰:“父親若損此臂,安能出敵?不如暫回荊州調理。”於是與眾將入帳見關公。公問曰:“汝等來有何事?”眾對曰:“某等因見君侯右臂損傷,恐臨敵致怒,衝突不便。眾議可暫班師回荊州調理。”公怒曰:“吾取樊城,只在目前;取了樊城,即當長驅大進,徑到許都,剿滅操賊,以安漢室。豈可因小瘡而誤大事?汝等敢慢吾軍心耶!”平等默然而退。眾將見公不肯退兵,瘡又不痊,只得四方訪問名醫。忽一日,有人從江東駕小舟而來,直至寨前。小校引見關平。平視其人:方巾闊服,臂挽青囊;自言姓名,乃沛國譙郡人,姓華,名佗,字元化。因聞關將軍乃天下英雄,今中毒箭,特來醫治。平曰:“莫非昔日醫東吳周泰者乎?”佗曰:“然。”平大喜,即與眾將同引華佗入帳見關公。時關公本是臂疼,恐慢軍心,無可消遣,正與馬良弈棋;聞有醫者至,即召入。禮畢,賜坐。茶罷,佗請臂視之。公袒下衣袍,伸臂令佗看視。佗曰:“此乃弩箭所傷,其中有烏頭之藥,直透入骨;若不早治,此臂無用矣。”公曰:“用何物治之?”佗曰:“某自有治法,但恐君侯懼耳。”公笑曰:“吾視死如歸,有何懼哉?”佗曰:“當於靜處立一標柱,上釘大環,請君侯將臂穿於環中, 以繩系之,然後以被蒙其首。吾用尖刀割開皮肉,直至於骨,刮去骨上箭毒,用藥敷之,以線縫其口,方可無事。但恐君侯懼耳。”公笑曰:“如此,容易!何用柱環?”令設酒席相待。

公飲數杯酒畢,一面仍與馬良弈棋,伸臂令佗割之。佗取尖刀在手,令一小校捧一大盆於臂下接血。佗曰:“某便下手,君侯勿驚。”公曰:“任汝醫治,吾豈比世間俗子,懼痛者耶!”佗乃下刀,割開皮肉,直至於骨,骨上已青;佗用刀刮骨,悉悉有聲。帳上帳下見者,皆掩面失色。公飲酒食肉,談笑弈棋,全無痛苦之色。須臾,血流盈盆。佗刮盡其毒,敷上藥,以線縫之。公大笑而起,謂眾將曰:“此臂伸舒如故,並無痛矣。先生真神醫也!”佗曰:“某為醫一生,未嘗見此。君侯真天神也!”後人有詩曰:“治病須分內外科,世間妙藝苦無多。神威罕及惟關將,聖手能醫說華佗。”

關公箭瘡既愈,設席款謝華佗。佗曰:“君侯箭瘡雖治,然須愛護。切勿怒氣傷觸。過百日後,平復如舊矣。”關公以金百兩酬之。佗曰:“某聞君侯高義,特來醫治,豈望報乎!”堅辭不受,留藥一帖,以敷瘡口,辭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