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扶不起的阿斗, 还是阿斗扶不起蜀汉?

“扶不起的阿斗”由来

扶不起的阿斗出自三国演义,主要是取笑乐不思蜀的阿斗,阿斗是三国时期蜀国第二任君主刘禅的乳名,传说他的母亲甘夫人夜梦仰吞北斗而命名。西元223年刘备病故,刘禅继位,史称刘后主,领导蜀国41年。三国演义描述阿斗为人不思进取,只会整天玩乐,即使有诸葛亮这样的王佐之才也没有办法帮他重振汉室。及后蜀中贤臣良将先后去世,刘禅任由宦官黄浩撤掉栈道守军,致使后来邓艾能成功绕过剑阁偷袭成都;在得悉邓艾来犯时,阿斗又沉迷巫术,没有及时组织防御。等邓艾兵临城下,虽然城中尚有一万军士,却又不战自降,使蜀汉江山落入司马昭手中。

阿斗投降后,被安置在魏国的京城许昌居住,受封为安乐公。

有一天,大将军司马昭宴请刘禅,酒过半巡,司马昭突然对刘禅说:“安乐公,您离开蜀地已经很久了,我今天特别为你安排了一场富有蜀国地方色彩的舞蹈!”蜀乐幽幽奏起,看过故国的歌舞,刘禅身旁的遗臣们都暗自饮泣。然而唯独刘禅依然谈笑自若,丝毫没有难过的表情。司马昭仔细观察了刘禅,问道:“你想不想回西蜀的家乡呢?”刘禅回答说:“这里有歌舞美酒之乐,我不想回西蜀了!”(此间乐,不思蜀)蜀遗臣郤正听到后,偷偷教刘禅说先人的墓远在西蜀,每天都会想念,觉得很悲伤,希望司马昭会因此放他们君臣回去。于是刘禅便在司马昭面前重复了念了一遍,司马昭问道:“怎么我听上去这话像是郤正所说?”刘禅马上很爽快地承认了。他的率直把司马昭的左右逗得哈哈大笑。那么刘禅最后是怎么死的?其实刘禅自此无灾无病,直到65岁才寿终正寝。

后来,人们便用 “ 扶不起的阿斗 ” 来形容一些懦弱无能,始终无法被扶持成才的人

作为君主的刘禅真的是一无是处?

三国演义的读者读到这里,一般无不拍案顿足,指责刘禅太无能太败家,居然把刘备和一众文武用毕生精力打造的蜀汉王朝拱手相让。在刘禅41年漫长的政治生涯中,先有鞠躬尽瘁的王佐之材诸葛亮,后有费袆、蒋琬、姜维等贤臣辅佐,很多人把蜀汉的成功归功于这些贤臣良将上,又把蜀汉的失败归咎于扶不起的阿斗。只是,作为君主的刘禅真的是一无是处 ? 如果换一个角度看呢?

扶不起的阿斗也有卓越的政治能力

刘备在刘禅小时候便很重视对他的教育,除了让诸葛亮手抄《六韬》与《申》、《韩》、《管子》等著作给刘禅当教材;又让刘禅拜伊籍为师学习《左传》;并且让刘禅学习射术。可见刘禅是接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

《三国志》作者陈寿这样评论刘禅:后主任贤相则为循理之君,惑阉竖则为昬闇之后,传曰“素丝无常,唯所染之”(说阿斗就像白色的丝绢一样没有颜色,就要看是被什么样的染料染成什么样的颜色了。),信矣哉!礼,国君继体,逾年改元,而章武之三年,则革称建兴,考之古义,体理为违。又国不置史,注记无官,是以行事多遗,灾异靡书。诸葛亮虽达于为政,凡此之类,犹有未周焉。然经载十二而年名不易,军旅屡兴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自亮没后,兹制渐亏,优劣著矣。

前期的刘禅,还能算是称职,对相父诸葛亮言听计从。这种君臣合作,至少保证了蜀汉内部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权力斗争。在诸葛亮连番北伐的时候,也只是婉转地劝诸葛亮说:“ 相父南征,远涉艰难;方始回都,坐未安席;今又欲北征,恐劳神思。 ”基本上,刘禅还是全力支持自己的相父。而在诸葛亮去世后,刘禅一方面沿用诸葛亮的旧制,另一方面废丞相一职,由费祎任尚书令和大将军主管军事、兼管政务,又以蒋琬出任大司马主管政务、兼管军事。这样两人的权力便相互牵制,刘禅也就成功地将丞相的大权一分为二,防止臣下的权力凌驾自己。后来蒋琬去世后,刘禅甚至中央集权,独揽所有的军政决定权。就如同易中天所说,这不像是弱者的行为。即使这些是另有高人在背后指点,刘禅毕竟还是能成功地执行了这些计画,由此可见,他也不完全是个白痴儿,还是有相当的智慧和政治手腕。

承袭父风的仁德和对人和的掌握

刘禅待人也是挺宽容的。魏延造反被杀,刘禅也只是说:“既已名正其罪,仍念前功,赐棺椁葬之。”后来刘禅生活糜烂,周谯和老臣董允上书劝柬,刘禅也只是表示无可奈何,而没有迁怒忠臣。不要说邻居的东吴孙皓了,就是如唐太宗般的明君,也有想杀死魏徵的时候。刘禅在善待臣下方面,在历代君王来说算是不错了

此外,夏侯霸来降后,刘禅看出来他心里还是有父亲夏侯渊被蜀将黄忠斩杀的一根刺,于是先以一句“卿父自遇害于行间耳,非我先人之手刃也。”免责,然后故作亲近指着自己的儿子说: “这也是夏侯家的血脉啊!”原来刘禅的皇后是张氏,张氏是张飞的女儿,而她的母亲是张飞枪回来的夏侯氏,乃夏侯渊堂妹。这样和夏侯霸曲线认亲,一笑泯恩仇,一方面说明刘禅对降将的关怀和大度,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他掌握人心的能力。

后来邓艾兵临城下,刘禅选择不战而降。这既可以说是懦弱的表现,但细想一下,姜维都失守汉中了,蜀汉大势已去,这时候背城一战是否值得?至少刘禅自己也说了,不想蜀民因为自己而遭受战火折磨,而蜀民也对此表示感谢。

再看看后来为人诟病的乐不思蜀。当时的对手是司马昭,久居许昌的刘禅,肯定已经听过违抗司马氏的人是什么下场了。司马昭的提问,也绝对不是单纯的关心,可以说是在刺探刘禅的心意。在那种情况下,即使是引起司马昭的一丝的怀疑,不但自己会身首异处,还会殃及臣下。从前孙膑为了保命,不也是在狱中吃粪卖傻么?不管是真心还是深谋,刘禅的乐不思蜀,在蜀汉完全没有翻身机会的前提下,确实是保障了自己和遗臣们的安全

刘禅的过失 – 后人也不宜把刘禅设想为大贤

当然,如果由此推断刘禅是一个像真三国无双6里描述的高人般一直深藏不露,引导天下一统,可能是稍嫌过火了。毕竟宠信黄皓疏于朝政是事实;不管客观环境怎样恶劣,迷信巫术逃避现实是不智没有处理好姜维、费祎、黄皓等人之间的矛盾,致使蜀汉国力衰退,是他的不周。至少在现有的史料前,他确实有不少不善之处。

尽管他可能不是一个睿智的君主,面对弱小的蜀汉,他未能扭转乾坤;不过作为一个亡国君,虽然不至于有英烈气节倒也不算是最糟糕的一个。在位的41年里,起码没有酒池玉林、血流成河。可能还是陈寿的评语比较客观,说阿斗就像白色的丝绢一样没有颜色,就要看是被什么样的染料染成什么样的颜色了。看倌切勿忘记,时光倒流五十年,先帝和曹公煮酒论英雄时,又何尝不是为了明哲保身,来了句: “ 一震之威,乃至于此 ”?

返回三国品评

2 thoughts on “是扶不起的阿斗, 还是阿斗扶不起蜀汉?

  • March 21, 2016 at 5:54 pm
    Permalink

    “再看看后来为人诟病的乐不思蜀。当时的对手是司马昭,久居许昌的刘禅,肯定已经听过违抗司马氏的人是什么下场了。司马昭的提问,也绝对不是单纯的关心,可以说是在刺探刘禅的心意。在那种情况下,即使是引起司马昭的一丝的怀疑,不但自己会身首异处,还会殃及臣下。从前孙膑为了保命,不也是在狱中吃粪卖傻么?不管是真心还是深谋,刘禅的乐不思蜀,在蜀汉完全没有翻身机会的前提下,确实是保障了自己和遗臣们的安全。”

    这段非常难以苟同
    请去翻阅献帝、曹芳、曹奂甚至是后来的孙皓在晋朝下的待遇
    中国历史上开始会去逼压迫害降君始于南朝宋刘裕迫害东晋恭帝
    汉末晋初时后根本没这风气所以根本不需要装傻避祸
    孙皓摆明著呛司马炎
    在司马炎的宴会上当众侮辱当朝红人兼皇亲的贾充一样没有事情

    自曹魏以至于晋朝从西晋到东晋
    献帝的山阳公的爵位传祀给子孙后是在五胡乱华中亡于战乱
    且献帝还活着时无需跟曹家行礼
    曹家两代王者曹芳跟曹奂
    都在被赶下来后活了超过20年以上
    甚至曹奂禅让后依然有人不侍奉晋朝仍以魏臣身分自居也没问题
    曹奂也如同献帝一样无需对司马家行礼
    且陈留王的王位从西晋到东晋始终是曹家的

    季汉的臣民们主要还是依靠投降于晋朝的汉臣们斡旋跟努力
    才得以在晋朝中发扬光大
    阿斗晚年亲政时造成了蜀中无大将的情况
    但是一堆汉臣却在日后成为晋灭吴或是晋朝后来的能臣与功臣
    而这些汉臣中不少在当年都是被发配边疆或是被政治逼斗无法发挥才能
    而且阿斗亲政时还造成百姓面有菜色逃亡山中的惨况
    这是爱民吗

    所以利用装傻避祸或是保佑臣民这等言论
    也不需要往阿斗身上挂了
    因为根本没这档事情

    • April 14, 2016 at 4:28 am
      Permalink

      理解看倌的意思,看倌也是喜欢历史的人,很高兴可以一起讨论。

      基本上同意阿斗并非一位明君,文中也拜托读者千万不要真三6上脑(笑)。

      1) 献帝、曹芳、曹奂三个情况有点不一样,先后是被挟的天子、当朝末代的皇帝,篡位者(或者叫权臣/新皇帝…)对伤害(前)正统多少会有忌惮,善待人质/前任则可展示自”海纳百川的胸襟”、也表现稳操大局的游刃有余。

      另一方面,孙皓是一个有趣的参照(并不是指他的人有趣),他和刘禅地位相当,处境雷同。但偏偏孙皓是个有名的坏孩子,在东吴不管对方是谁瞧他不顺眼就格杀勿论;所以被呛后才抛出一句”早在南方给司马炎留了位置”,而贾充在他眼里也只是人臣,就更是瞧不起了。如果司马炎有一定度量,想必也不会想和他计较,反正大势已定,司马炎也应该深明当时已经没有人再肯为孙皓卖命了,所以孙皓所言多半只是气话,并没有东山再起的筹码。

      刘禅就不一样了,或者应该说,刘禅的阵营就不同了。每个人(或者只是某部分人、祖辈…)不是受先帝知遇之恩,就是蒙丞相托付复国大业;连皇帝投了降都闹了出姜维造反,损了司马氏两员大将,遗臣们还朝思暮想要回去蜀地。虽说司马昭看见刘禅的样子应该已经放下了半个心,但万一此人和他父亲一样装傻充愣?所以有了后来宴会上试探刘禅的一幕。因此同样是宴会,同样是亡国之君,面对的危险是不同程度。

      而且凡事无绝对,当人被权利熏心后,未必会按常理出牌。话说回来,献帝的前任少帝、爱妃董贵人,都遭当朝权臣谋害。乱世之中,往往”不知命在何时”。

      2)后段基本同意,蜀中乱况刘禅有不可开脱的责任,上文也有类似叙述。后世人多嘲笑刘禅是智障(也因为三国演义添油加醋),只是人在其中,又能为之奈何?所以上文主要探讨刘禅不是智障的可能性,蜀汉是否有可能不是败在智障手上;而是败在形势太恶劣,主公又没有经天纬地之才去扭转乾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