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扶不起的阿斗, 還是阿斗扶不起蜀漢?

“扶不起的阿斗”由來

扶不起的阿斗出自三國演義,主要是取笑樂不思蜀的阿斗,阿斗是三國時期蜀國第二任君主劉禪的乳名,傳說他的母親甘夫人夜夢仰吞北斗而命名。西元223年劉備病故,劉禪繼位,史稱劉後主,領導蜀國41年。三國演義描述阿斗為人不思進取,只會整天玩樂,即使有諸葛亮這樣的王佐之才也沒有辦法幫他重振漢室。及後蜀中賢臣良將先後去世,劉禪任由宦官黃浩撤掉棧道守軍,致使後來鄧艾能成功繞過劍閣偷襲成都;在得悉鄧艾來犯時,阿斗又沉迷巫術,沒有及時組織防禦。等鄧艾兵臨城下,雖然城中尚有一萬軍士,卻又不戰自降,使蜀漢江山落入司馬昭手中。

阿斗投降後,被安置在魏國的京城許昌居住,受封為安樂公。

有一天,大將軍司馬昭宴請劉禪,酒過半巡,司馬昭突然對劉禪說:「安樂公,您離開蜀地已經很久了,我今天特別為你安排了一場富有蜀國地方色彩的舞蹈!」蜀樂幽幽奏起,看過故國的歌舞,劉禪身旁的遺臣們都暗自飲泣。然而唯獨劉禪依然談笑自若,絲毫沒有難過的表情。司馬昭仔細觀察了劉禪,問道:「你想不想回西蜀的家鄉呢?」劉禪回答說:「這裡有歌舞美酒之樂,我不想回西蜀了!」(此間樂,不思蜀)蜀遺臣郤正聽到後,偷偷教劉禪說先人的墓遠在西蜀,每天都會想念,覺得很悲傷,希望司馬昭會因此放他們君臣回去。於是劉禪便在司馬昭面前重複了念了一遍,司馬昭問道:「怎麼我聽上去這話像是郤正所說?」劉禪馬上很爽快地承認了。他的率直把司馬昭的左右逗得哈哈大笑。那麼劉禪最後是怎麼死的?其實劉禪自此無災無病,直到65歲才壽終正寢。

後來,人們便用 「 扶不起的阿斗 」 來形容一些懦弱無能,始終無法被扶持成才的人

作為君主的劉禪真的是一無是處?

三國演義的讀者讀到這裡,一般無不拍案頓足,指責劉禪太無能太敗家,居然把劉備和一眾文武用畢生精力打造的蜀漢王朝拱手相讓。在劉禪41年漫長的政治生涯中,先有鞠躬盡瘁的王佐之材諸葛亮,後有費褘、蔣琬、姜维等賢臣輔佐,很多人把蜀漢的成功歸功於這些賢臣良將上,又把蜀漢的失敗歸咎於扶不起的阿斗。只是,作為君主的劉禪真的是一無是處 ? 如果換一個角度看呢?

扶不起的阿斗也有卓越的政治能力

劉備在劉禪小時候便很重視對他的教育,除了讓諸葛亮手抄《六韜》與《申》、《韓》、《管子》等著作給劉禪當教材;又讓劉禪拜伊籍為師學習《左傳》;並且讓劉禪學習射術。可見劉禪是接受過一定程度的教育。

《三國志》作者陳壽這樣評論劉禪:後主任賢相則為循理之君,惑閹豎則為昬闇之後,傳曰“素絲無常,唯所染之”(說阿斗就像白色的絲絹一樣沒有顏色,就要看是被什麼樣的染料染成什麼樣的顏色了。),信矣哉!禮,國君繼體,逾年改元,而章武之三年,則革稱建興,考之古義,體理為違。又國不置史,注記無官,是以行事多遺,災異靡書。諸葛亮雖達於為政,凡此之類,猶有未周焉。然經載十二而年名不易,軍旅屢興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自亮沒後,茲制漸虧,優劣著矣。

前期的劉禪,還能算是稱職,對相父諸葛亮言聽計從。這種君臣合作,至少保證了蜀漢內部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權力鬥爭。在諸葛亮連番北伐的時候,也只是婉轉地勸諸葛亮說:「 相父南征,遠涉艱難;方始回都,坐未安席;今又欲北征,恐勞神思。 」基本上,劉禪還是全力支持自己的相父。而在諸葛亮去世後,劉禪一方面沿用諸葛亮的舊制,另一方面廢丞相一職,由費禕任尚書令和大將軍主管軍事、兼管政務,又以蔣琬出任大司馬主管政務、兼管軍事。這樣兩人的權力便相互牽制,劉禪也就成功地將丞相的大權一分為二,防止臣下的權力淩駕自己。後來蔣琬去世後,劉禪甚至中央集權,獨攬所有的軍政決定權。就如同易中天所說,這不像是弱者的行為。即使這些是另有高人在背後指點,劉禪畢竟還是能成功地執行了這些計畫,由此可見,他也不完全是個白癡兒,還是有相當的智慧和政治手腕。

承襲父風的仁德和對人和的掌握

劉禪待人也是挺寬容的。魏延造反被殺,劉禪也只是說:「既已名正其罪,仍念前功,賜棺槨葬之。」後來劉禪生活糜爛,周譙和老臣董允上書勸柬,劉禪也只是表示無可奈何,而沒有遷怒忠臣。不要說鄰居的東吳孫皓了,就是如唐太宗般的明君,也有想殺死魏徵的時候。劉禪在善待臣下方面,在歷代君王來說算是不錯了

此外,夏侯霸來降後,劉禪看出來他心裏還是有父親夏侯淵被蜀將黃忠斬殺的一根刺,於是先以一句「卿父自遇害於行間耳,非我先人之手刃也。」免責,然後故作親近指着自己的兒子說: 「這也是夏侯家的血脈啊!」原來劉禪的皇后是張氏,張氏是張飛的女兒,而她的母親是張飛槍回來的夏侯氏,乃夏侯淵堂妹。這樣和夏侯霸曲綫認親,一笑泯恩仇,一方面説明劉禪對降將的關懷和大度,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他掌握人心的能力。

後來鄧艾兵臨城下,劉禪選擇不戰而降。這既可以說是懦弱的表現,但細想一下,姜维都失守漢中了,蜀漢大勢已去,這時候背城一戰是否值得?至少劉禪自己也說了,不想蜀民因為自己而遭受戰火折磨,而蜀民也對此表示感謝。

再看看後來為人詬病的樂不思蜀。當時的對手是司馬昭,久居許昌的劉禪,肯定已經聽過違抗司馬氏的人是什麼下場了。司馬昭的提問,也絕對不是單純的關心,可以說是在刺探劉禪的心意。在那種情況下,即使是引起司馬昭的一絲的懷疑,不但自己會身首異處,還會殃及臣下。從前孫臏為了保命,不也是在獄中吃糞賣傻麼?不管是真心還是深謀,劉禪的樂不思蜀,在蜀漢完全沒有翻身機會的前提下,確實是保障了自己和遺臣們的安全

劉禪的過失 – 後人也不宜把劉禪設想為大賢

當然,如果由此推斷劉禪是一個像真三國無雙6裡描述的高人般一直深藏不露,引導天下一統,可能是稍嫌過火了。畢竟寵信黃皓疏于朝政是事實;不管客觀環境怎樣惡劣,迷信巫術逃避現實是不智沒有處理好姜維、費禕、黃皓等人之間的矛盾,致使蜀漢國力衰退,是他的不周。至少在現有的史料前,他確實有不少不善之處。

儘管他可能不是一個睿智的君主,面對弱小的蜀漢,他未能扭轉乾坤;不過作為一個亡國君,雖然不至於有英烈氣節倒也不算是最糟糕的一個。在位的41年裡,起碼沒有酒池玉林、血流成河。可能還是陳壽的評語比較客觀,說阿斗就像白色的絲絹一樣沒有顏色,就要看是被什麼樣的染料染成什麼樣的顏色了。看倌切勿忘記,時光倒流五十年,先帝和曹公煮酒論英雄時,又何嘗不是為了明哲保身,來了句: 「 一震之威,乃至於此 」?

返回三國品評

2 thoughts on “是扶不起的阿斗, 還是阿斗扶不起蜀漢?

  • March 21, 2016 at 5:54 pm
    Permalink

    “再看看後來為人詬病的樂不思蜀。當時的對手是司馬昭,久居許昌的劉禪,肯定已經聽過違抗司馬氏的人是什麼下場了。司馬昭的提問,也絕對不是單純的關心,可以說是在刺探劉禪的心意。在那種情況下,即使是引起司馬昭的一絲的懷疑,不但自己會身首異處,還會殃及臣下。從前孫臏為了保命,不也是在獄中吃糞賣傻麼?不管是真心還是深謀,劉禪的樂不思蜀,在蜀漢完全沒有翻身機會的前提下,確實是保障了自己和遺臣們的安全。”

    這段非常難以苟同
    請去翻閱獻帝、曹芳、曹奐甚至是後來的孫皓在晉朝下的待遇
    中國歷史上開始會去逼壓迫害降君始於南朝宋劉裕迫害東晉恭帝
    漢末晉初時後根本沒這風氣所以根本不需要裝傻避禍
    孫皓擺明著嗆司馬炎
    在司馬炎的宴會上當眾侮辱當朝紅人兼皇親的賈充一樣沒有事情

    自曹魏以至於晉朝從西晉到東晉
    獻帝的山陽公的爵位傳祀給子孫後是在五胡亂華中亡於戰亂
    且獻帝還活著時無需跟曹家行禮
    曹家兩代王者曹芳跟曹奐
    都在被趕下來後活了超過20年以上
    甚至曹奐禪讓後依然有人不侍奉晉朝仍以魏臣身分自居也沒問題
    曹奐也如同獻帝一樣無需對司馬家行禮
    且陳留王的王位從西晉到東晉始終是曹家的

    季漢的臣民們主要還是依靠投降於晉朝的漢臣們斡旋跟努力
    才得以在晉朝中發揚光大
    阿斗晚年親政時造成了蜀中無大將的情況
    但是一堆漢臣卻在日後成為晉滅吳或是晉朝後來的能臣與功臣
    而這些漢臣中不少在當年都是被發配邊疆或是被政治逼鬥無法發揮才能
    而且阿斗親政時還造成百姓面有菜色逃亡山中的慘況
    這是愛民嗎

    所以利用裝傻避禍或是保佑臣民這等言論
    也不需要往阿斗身上掛了
    因為根本沒這檔事情

    • April 14, 2016 at 4:28 am
      Permalink

      理解看倌的意思,看倌也是喜歡歷史的人,很高興可以一起討論。

      基本上同意阿斗並非一位明君,文中也拜託讀者千萬不要真三6上腦(笑)。

      1) 獻帝、曹芳、曹奐三個情況有點不一樣,先後是被挾的天子、當朝末代的皇帝,篡位者(或者叫權臣/新皇帝…)對傷害(前)正統多少會有忌憚,善待人質/前任則可展示自”海納百川的胸襟”、也表現穩操大局的游刃有餘。

      另一方面,孫皓是一個有趣的參照(並不是指他的人有趣),他和劉禪地位相當,處境雷同。但偏偏孫皓是個有名的壞孩子,在東吳不管對方是誰瞧他不順眼就格殺勿論;所以被嗆後才拋出一句”早在南方給司馬炎留了位置”,而賈充在他眼裡也只是人臣,就更是瞧不起了。如果司馬炎有一定度量,想必也不會想和他計較,反正大勢已定,司馬炎也應該深明當時已經沒有人再肯為孫皓賣命了,所以孫皓所言多半只是氣話,並沒有東山再起的籌碼。

      劉禪就不一樣了,或者應該說,劉禪的陣營就不同了。每個人(或者只是某部分人、祖輩…)不是受先帝知遇之恩,就是蒙丞相託付復國大業;連皇帝投了降都鬧了齣姜維造反,損了司馬氏兩員大將,遺臣們還朝思暮想要回去蜀地。雖說司馬昭看見劉禪的樣子應該已經放下了半個心,但萬一此人和他父親一樣裝傻充愣?所以有了後來宴會上試探劉禪的一幕。因此同樣是宴會,同樣是亡國之君,面對的危險是不同程度。

      而且凡事無絕對,當人被權利熏心后,未必會按常理出牌。話說回來,獻帝的前任少帝、愛妃董貴人,都遭當朝權臣謀害。亂世之中,往往”不知命在何時”。

      2)後段基本同意,蜀中亂況劉禪有不可開脫的責任,上文也有類似敘述。後世人多嘲笑劉禪是智障(也因為三國演義添油加醋),只是人在其中,又能為之奈何?所以上文主要探討劉禪不是智障的可能性,蜀漢是否有可能不是敗在智障手上;而是敗在形勢太惡劣,主公又沒有經天緯地之才去扭轉乾坤?

Comments are closed.